因300亿造假案,广发遭遇严厉处罚,严厉处罚和严重处罚(情侣之间严厉的处罚)

  • A+
所属分类:支付新闻

7月10日,证监会对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相关投行业务中的违规行为下发行政监管处罚,拟暂停其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

此外,对14名直接责任人及负有管理责任的人员,分别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10年至20年、公开谴责、限制时任相关高管人员领取报酬等监管措施;并责令广发证券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内部追责,按公司规定追回相关报酬收入。

而在7月9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前实控人马兴田因涉嫌信披违规,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根据证监会发布的监管措施决定,马兴田个人和康美药业需缴纳共计150万元的罚金,多位相关负责人受牵连。

广发、康美相继受罚,近300亿的营收造假案也算告一段落,但各界对于资本市场净化的议论依旧热烈。

01一“造假”或成千古恨

多位业界人士表示,广发此次受罚力度前所未有、超乎想象。

尽管股价暂未出现大面积震荡,但Wind已经将广发的风险指数从0上调至10。在沪深指数同时高走、A股市场进入技术性牛市的大背景下,本应大展拳脚的广发无疑错失了一次重要的发展机会。

根据广发证券2019年披露的财报,其2019年营业收入达118.1亿元,超过91.71%的上市公司,其中证券经纪业务收入占比约42%,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占比约6%。

而在未来半年至一年内,由于被证监会暂停保荐资格和承销业务,广发的投行业务或只能聚焦于再融资,这对其主营业务收入及保荐代表人收入都会带来一定影响。

在此之前,广发投行部门发生了一系列人员变动。2019年8月至2020年3月,短短半年内,15名保荐人代表离开了广发,到今年4月21日,广发总经理林治海因健康原因辞职,卸任在广发担任的所有职务。

除收入和人事方面的负面影响,受监管措施限制,涉及企业IPO的资料审批暂停,目前与广发投行业务相关的约22家企业IPO进度预计将延缓。即使这些拟上市企业马上更换保荐机构,其最终上市时间预计也将延至一年以后。

在手保荐业务无法跟进,必然有损潜在客户对广发的信心。2019年以来,科创板、创业板陆续试点注册制改革,企业上市门槛降低,仅今年以来,科创板和创业板受理的IPO申请企业就达469家。

政策红利下,科技企业上市需求高涨,券商企业受利不小。天风证券分析师高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有核心竞争力的投行将在未来三至五年迎来业绩快速增长期,投行业务将进入寡头竞争阶段。

实际上,目前由广发担任保荐机构的22家拟上市企业中,就有10家来自科创板和创业板。而处罚一旦正式生效,广发要丢失的可就不仅是这10个IPO项目,更输在了未来投行竞争的起跑线上,甚至有可能就此掉出头部投行队列。

凑巧的是,7年前,万福生科IPO造假案也在7月10日收官。当时万福生科累计虚增收入7.4亿元左右,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被罚暂停三个月的保荐资格,并补偿适格投资者约1.79亿元。此后,平安证券在资本市场的形象一落千丈。

根据2019年券商分类评级结果,广发证券评级从2018年的“AA”下调两级为“BBB”,广州某券商投行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广发或就此沦为二级券商。因此有消息指出,广发有可能对相关处罚进行复议和申辩。

02广发与康美:盘根错节

理论上讲,康美药业是这场造假案中的“主谋”,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但其保荐机构却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罚,要解释这个问题,恐怕还得追溯广发和康美的关系。

时针拨回到19年前。2001年,康美药业在沪交所敲钟上市,就是由广发担任保荐机构,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千亿帝国征程。

2006年,时任康美副董事长——马兴田的妻子许冬瑾通过其全资控股的信宏实业,向广发员工持股的深圳吉富受让6200万股,间接帮助广发于2010年借壳延边公路成功上市。截止目前,信宏实业仍持有广发1.91%的股份。

2007年,康美药业购入1200万股广发基金股票,股权占比达10%,而广发基金的第一大股东正是广发证券。近年来,广发证券不断增持广发基金股票,截至2019年11月,广发证券持有广发基金60.59%的股权。2008年,许冬瑾成为广发基金董事。

2007年至2011年,康美药业和广发证券的合作关系愈发紧密,前者四次融资的保荐机构均由后者担任。同时,马兴田夫妇还通过信宏实业、深圳博益投资参与包括东方雨虹、江特电机等在内的多个股权投资项目,而这些项目的保荐人大多都由广发证券担任。

过去十数年间,康美与广发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直到2018年,这一年对于康美来说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

从当年年初开始,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康美财报数据造假,主要疑点集中在存贷双高、净现比低等方面。但康美的股票始终保持着较好的增势,尤其是广发证券于1月底收购康美持有的9.4%广发基金股票之后,到2018年5月,康美药业股价涨至27.99元/股。

但好景不长,当年10月,康美股票突然暴跌至9.21元/股,如此大幅度的波动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12月28日,证监会正式对康美立案调查。

2019年8月,证监会最终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度,康美分别虚增货币资金225.49亿元、299.44亿元、361.88亿元,虚增营收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16.13亿元,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A股市场。

03康美算是“轻轻放下”吗?

从证监会向康美下发《行政处罚市场进入事先告知书》,在经历长达近一年的拉锯后,今年5月14日,证监会正式下发对康美药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处罚金60万元,对马兴田作出终身禁入市场处罚,处罚金90万元。

但是与累计近900亿元的造假数额相比,多位业内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打在康美药业身上的板子确实“太轻了”。尤其是在广发处罚措施出台后,业界对于康美处罚力度的讨论热度就一直居高不下。

纵观国内资本市场,提起财务造假,马上就让人想到今年的“獐子岛扇贝被北斗卫星找到”一事。根据獐子岛财报,由于扇贝“逃跑”,其于2014年、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11.89亿元、7.22亿元、3.9亿元,6年间亏损了近90%的市值。

2020年,证监会出动10颗北斗卫星,查明獐子岛仅在2016年,少报的采捕面积隐藏成本就超过6000万元,根据相关法律,证监会对獐子岛处以60万元罚款,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作出终身市场禁入处罚。

再把目光投向纳斯达克,今年最“出圈”的资本事件当属瑞幸咖啡造假案。1月初,瑞幸咖啡股价创下新高,但在1月的最后一天,浑水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一份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直指瑞幸通过伪造消费小票,虚报营业收入。消息一出,瑞幸股价即跌去近20%,随后遭停牌。

6月26日,瑞幸取消退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其退市美股已成定局。有法律从业人士认为,面对126亿美元的巨额罚单,瑞幸破产是大概率事件,且相关高管或将面临至少20年刑期。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瑞幸是被美国证监会强制进入退市程序的,而根据国内退市条款,上市企业扣除虚增利润后连续亏损三年才会被强制退市。

康美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扣除约41亿的虚增利润后,其近三年营业利润为33亿元、16.35亿元、11.94亿元,并未触及退市红线。

目前,启信宝资料显示,康美董事长由普宁人马兴谷担任,这意味着,康美并没有因为创始人受查而脱离马氏家族的掌控,这一消息也粉碎了之前康美将由国资接管的传闻。

另外,在2018年康美股价遭遇“黑天鹅事件”之前,马兴田已经将康美实业旗下近40亿元“健康小镇”资产划归子女名下。

此前康美内部亦有消息指出,被公安机关带走的除马兴田外,还有许冬瑾等人。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修蛟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主要责任人马兴田不太可能被允许取保候审,一旦其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名成立,或将面临最高3年的刑期和20万罚款。

如今,康美创始人因造假身陷囹圄,广发也接到了史上最严厉的罚单,但依然还有22万投资者损失惨重,资本市场的健康生态建设任重而道远。

  • 安POS招商客服
  • 加盟安POS请扫一扫
  • weinxin
  • 免费办理一台
  • 免费办理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